百无轩

有情饮水饱

  这些年,在这个地方,认识了太多有趣的人和契合的灵魂。

  我将永远感谢与他们相遇。

2022-11-14

【第三视角|16:00】检讨书

上一棒: @钟她没有柚子 

下一棒: @劣颜 

 (前文可见《一匙糖》)

1.

我叫陈琑,曾用名陈阿令,男,今年18岁,母胎solo。

这是我的检讨书。


我有两个爸爸。

两个,加在一起都没有我成熟的爸爸。


说起来,我的运气一向不是特别好。因为父母都在国外,所以一直都是野蛮生长。16岁那年,他们离婚了,没有人愿意回国管我,我就被高中班主任领养了。


他姓王,是我们班的体育老师兼班主任。

可我不知道的是,他老公就是我们班的语文老师肖战。


其实,这件事也不是全然无迹可...

2022-10-05

人类清除计划 3

  道路两边尽是横七竖八的汽车,出城的路堵得水泄不通,进城的倒是无比通畅。王一博和肖战不得不放弃了之前的车子,转而寻找其他能用的交通工具。


一路上,他们没有见到任何一个“人类”。直到他们走到公路路段的时候,拥堵的车队才终于有了结尾。然而这却意味着,这座城市中的生存与死亡已被彻底地割裂成了两段。


公路两边不再有林立的高楼,只有两排光秃的杨树,冷脆的灰色枝丫上落着数只黑色的鸟,它们一声一声沙哑的鸣叫着,恐怖又哀凄。回响声盘桓在空旷的牧野,经久不绝。


肖战抱着件从沃尔玛“拿”来的厚外套,把双腿蜷缩起来。他把穿着彩色棉袜的脚踩在汽车座椅的绒垫上,默不作声的假装欣赏窗外的风景,实际上双......

2022-09-19

人类清除计划 2

  02.超市

东方的第一缕曙光照进烂尾楼的时候,王一博一脚踹在肖战圆滚滚的屁股上,把睡在地上流口水的人给踹醒了。


“你是本地人吗?”王一博嚼着最后一块饼干问。


“啊?”肖战揉着屁股,从地上坐起来,眨巴着略微惺忪的睡眼,“是...是啊。”


“这附近有大型超市吗?”


肖战想了一下:“有一个沃尔玛。”


“好,”王一博把枪扛到肩膀上,“你带路。”


肖战看着眼前这个扛着枪的男人,不敢多言,十分乖顺的跟在他身后下了楼。街道上的景象还和从前看到的一样,王一博从路边的众多废弃车辆中找寻了一会儿,最终找到了一辆外观完好并插着钥匙的车。他简单的检查了一番,确定这车储电充足,......

2022-08-30

人类清除计划 1

  01.末日

“人类想要穿上神的衣服,想要像神一样说话,像神一样君临天下。然而,神却绝不能够容忍凡人此等奢望。被肆意破坏的世界里,变得比动物还像动物的人类,他们拿起刀想要互相统治,开始了一场可怕的相互厮杀。”


这个世界,是没有希望的。


灰暗阴沉的天空中,一架飞机裹挟着团团火焰,翻转着坠落,仿佛折翅断翼的衰老灰鸽,无比绝望的舞蹈着。

街道上空无一人,只有被人遗弃的各类交通工具,横七竖八的塞满了主干路,和道路两旁破败不堪的建筑物一同构成了这一座被荒废的城市。


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扛着一把老式来复枪,吹着口哨不紧不慢...

2022-08-29

【博君一肖】鸦杀尽

雀仙x迦楼罗

评论区咋了那么多该评论已消失??


三千世界鸦杀尽,与君共寝到天明。

只是若天下无鸦,便没有日出,又何来的天明呢?


所谓鸦杀尽,不过我想生生世世与你相守而已。


许多年前,迦楼罗跪在佛前,虔诚的许下如此心愿:

“若我去时心有牵挂,我愿用一颗真心,换他终生喜乐安康。”


彼时他孑然一身,也并不知道身为迦楼罗的宿命。


《妙法莲华经》有云,迦楼罗是护持佛的天龙八部之一,有种种庄严宝像,金身,头生如意珠,鸣声悲苦。


它每天吞食一条娜迦王和五百条毒蛇,随着体内毒气聚集,最后无法进食,上下翻飞七次后,飞往金刚轮山,毒气发作,全身自焚,只剩一个纯青琉璃心。...

2022-07-27

【博君一肖】成婚记

短篇,一发完


1.

妖想成仙,不全是因为云泥之别,更多是因为若不成仙,早晚要遭天劫。那一道天雷批下来,是死是活尚不能定,说不得就是千年修为毁于一旦,换得个粉身碎骨。


可若想成仙,首先就是要了却凡尘牵挂,把身上欠的恩德还完,这可难倒了庆国寺禅洞里的老兔子。


老兔子是有凡名的,一千年前他还是只没什么道行的小兔子时,曾被一大户人家饲养过一段时间,得了个名字叫“肖战”,后来他勤奋修炼,也保得那户人家平安喜乐。他私以为并不欠那家人什么恩德了,可他又偏偏记得,隐约还有什么恩德未报,究竟是欠谁的呢?


肖战在洞里苦思冥想,想了一日又一日,想的胡须都......

2022-07-26

【博君一肖】一匙糖

<琐碎日常糖>一发完


1.

人说上辈子杀猪,这辈子教书;上辈子杀人,这辈子教语文。


肖战觉得自己八成上辈子是个刽子手,职业生涯中没少杀人,这才落得这辈子教高中语文的命。

现在的高中生难管,一个个后青春期时代,又都觉得语文是母语,比数学英语简单一百八十倍,因此数学课上没敢睡的觉,就都攒到了语文课上。肖战一进教室就能看到教室里趴的一马平川,心情一下子就低落下去了。

第二天,他就买了一大袋的速溶咖啡,蹲在讲台上,让学生们谁困了就去冲一杯,都自觉点。

然而,一周后咖啡见了底,喝他咖啡喝的最多的那个却不是学生。


“王一博,你又去我......

2022-07-25
1 / 23

© 百无轩 | Powered by LOFTER